橙味车仔

又到了没有你的春天。

‖老夫老妻的日常之一‖
影帝狗x歌手茨    
短短的几句话,就是他们的爱。
并没有全部ssr。
再说一句“谁出茨宝谁是狗”

狗茨夫妇的甜蜜日常,今天的茨木宝贝也不肯承认大天狗是他丈夫,大天狗表示老婆要钱就要给,不给还是男人吗?

我需要你们的评论♡♡♡♡♡♡
没有灵感是最绝望的嘤嘤嘤嘤嘤嘤嘤

【阴阳师】犯罪

私设AU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成年人狗x大约十岁的茨宝

如果可以?往下看
————————————————


“爸爸!你看!刚刚放学回来的路上,一个阿姨送给我的。”茨木刚回到家脱下鞋,就把书包里一朵鲜艳的玫瑰花递给了喝咖啡看报纸的大天狗,虽然玫瑰花的下茎部分已经折断了,流出了一点点液体在茨木的小手上,但完全不妨碍大天狗眼中的小天使依旧那么美丽。



大天狗放下报纸,抱起茨木放在自己的腿上,“嗯,谢谢你,我很喜欢。”大天狗接过玫瑰花,亲了一下茨木的额头,但也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茨木却好像不太乐意,摘下大天狗的金丝框眼镜,活脱脱从一个禁欲系男子变成了一个衣冠禽兽,“爸爸摘下眼镜最好看啦。”茨木露出一个天使一样的微笑,捧住大天狗白嫩好看的脸。



“啾~!”茨木一个大大的吻贴在大天狗的脸上,“这个是父亲节的吻哦,老师说父亲节要向父亲表达爱意,所以我才想亲亲爸爸。”茨木是个天真的孩子,就算老师说要表达爱意,却绝没说一定要亲吻才行啊,大天狗想着摇了摇头,自家可爱的孩子以后被骗走怎么办。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茨木也算是把大天狗的一张脸快亲完了,但始终没有亲嘴唇,大天狗却有丝丝不乐意,“为什么不亲爸爸的嘴。”   “。。。因为,因为。。。。。”茨木躲开大天狗的视线,本以为亲亲大天狗的脸,他就会满意了,“因为同学说如果和别人亲亲和抱抱就会怀宝宝啊。”茨木眨了眨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让大天狗也不好说什么,大天狗又露出那种让人无力招架的笑容。

“好吧,你不能怀上别人的孩子,但是你愿意怀上爸爸的孩子吗?”  大天狗揉了揉茨木的小脑袋,按进自己的怀中。

“但是我是爸爸的宝贝啊。”茨木挣脱开大天狗的怀抱,大天狗西装上的扣子压倒自己的脸了,很不舒服,“爸爸,压倒了,不舒服。”
“你喜欢爸爸吗?”   “当然喜欢啦,我也喜欢挚友,喜欢阿灯,喜欢连连,喜欢水懶,喜欢辉辉,喜欢好多好多人!茨木都喜欢!”  

大天狗讨厌这个回答。

“茨木,爸爸错了,不应该是喜欢,你爱爸爸,但是对别人是喜欢。”    “是这样吗?”    “对,喜欢和爱不同。”    “嗯,那好吧,我爱爸爸,喜欢挚友,喜欢辉辉,喜欢阿灯,喜欢连连,最爱爸爸!”   “嗯,这才对。”大天狗很想表扬一下茨木,毕竟茨木是这个家的宝贝。

“爸爸,为什么,你上次和茨木亲亲要伸舌头,舔茨木的嘴巴啊。”   “嗯。。。因为爸爸爱茨木啊,爸爸是世界上最爱茨木的人了,所以茨木也只能爱爸爸一个人,知道了吗。”大天狗一步一步的深入这个孩子,最后把他禁锢在身边那里也去不了,就一直一直在自己的身边,那里也不去。

【晚上。】

月色朦胧,天色渐渐暗下来,而大天狗和茨木吃完晚饭,茨木去洗澡,本应该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的人,却在大天狗的房间中出现,“爸爸,我来了。”茨木应了大天狗的要求穿个超短的四角内裤和量身定做的短式浴袍,什么叫短式浴袍,其实在茨木眼中就和背心没什么区别,但在大天狗眼中就不一样了,简直就是诱惑,还未长开的腿,不算很长,但是很白嫩,白白嫩嫩的才是小孩子嘛,这就足以让大天狗为他神魂颠倒了。

“躺在床上。”

似宠溺般粗糙的吻印在额头上,随即流转到嘴唇,辗转反复吸吮,让茨木因为喝热牛奶变红的嘴唇变得更加诱人,躁动不安的下身,让大天狗感觉糟糕透了。

“真是糟糕,本想今天就到这里的,你明天还要上学,但是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下身传来的酥麻感,下身的人传来的不成熟信息,任由人胡作非为,甜腻的触感,这种畜生的行为美名其曰为理智的神经崩裂。

“爸爸?为什么要脱我衣服?”
“为什么要亲我?”
“唔。。爸。。爸爸,喘不过气。”
“唔,这里好难受,好痒,唔啊,轻点。”

垂眸遮掩一切情绪,曾经的冷静和淡然不复存在于蓝色眼眸,唯独欲望独显出光芒,极致的快感,带有露骨的诱惑,以及侵犯自己血脉至亲背德的快感无一让大天狗感到兴奋。

“不受控制了呢。”

少年一声又一声的低吟,青涩又动听因无法忍受冲撞而一次又一次的更为妩媚,大天狗眯着眼睛看着身下的人裸露的身体和绯色的脸颊。

“茨木,夜色很长呢。”

‖‖‖‖‖‖‖END‖‖‖‖‖‖‖

【土下座】对不起OOC了,我想表达出那种茨木年幼不懂事,喜欢大天狗,却不明白大天狗所作所为的那种感觉,所以到后面没有什么语言描述,并不R18。

感谢看完。





100fo点梗

这是个老习惯了吧x这次终于100fo了虽然没什么好骄傲的
一下cp拱点梗(´ ˘ `)♡
阴阳师:1.狗茨   2.狗茨    3.狗茨   4.荒目荒     5.关于一目连所以cp

黑塔利亚:1.耀菊    2.all菊   3.黯葵   4.英米  5.露普

梦百:都可以

冰上的尤里:只有尤勇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ฅ*)

【阴阳师】我的老婆一拳就能弄死我

一夜情的狗子和耿直的茨木小可爱
和一堆ssr神(凑)助(热)攻(闹)的追妻之路
hhhhhhhhhhh我自己都受不了了腻腻歪歪的

【阴阳师】我们这一家(1)

#不喜误入,真的,希望大家不喜欢就不要看了,我也觉得不咋地#
#狗茨为主cp之一#
#骚包内心吐槽连#
#私设大如山OOC#
#岳父大人,我喜欢你弟弟#

我弟弟不会那么轻松给你。

      我是一目连,芳龄二十八,家里有两个不省心的白痴弟弟,还有大家子人,我们是被收养的,被一个叫做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人收养了,住在一栋很大的日式房子里,没有上下层,一排排的房间拉开门就可以看的到。
     

      晴明和博雅住在一起,我们叫晴明叫做阿爸,但从不叫博雅叫阿妈,不为什么,我和晴明,博雅,妖狐,大天狗,酒吞,茨木,青行灯,小鹿男,判官,荒川几个男的负责在外工作养家糊口,毕竟家里那么多人,总让晴明和博雅赚钱也不好意思,更何况小孩子也很多,姑姑,莹草,桃花,樱花,觉,椒图这几个女孩子有些是边上学边照顾一下孩子,我们很尊敬姑姑这个养大我们的女人,很多孩子都是亲兄弟一类的,但是我们也是很亲的亲人,我们是一个十分温馨的大大大大大大大家庭。

    “连连。”姑姑拿着几件过冬穿的衣服递给我,“怎么了吗,姑姑。”我放下手中的工作,看向姑姑,“马上要冬天了,这几件衣服你拿去给你弟弟茨木和小鹿去。”   “这还没到冬天呢,姑姑,给了他们两个,也会不穿的。”一目连的衣服一年到头也就穿着那万年不变的和服,姑姑看着也不舒服,“连连,我也给你弄了件衣服,穿上。”姑姑顺手扔了件粉色的大棉袄给我,“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粉红色吗,这件红绿色的是茨木的,还有这个红大棉裤都是茨木的,今年一定要他好好穿着,还有这个黄绿色的毛衣是给小鹿的,这条棉裤是姑姑特意去平安京菜市场买回来的,特别适合小鹿,真可爱,姑姑去做年夜饭了,记得让他们俩穿上。”
“好吧姑姑,我尽力。”我也很无奈啊,我还能怎么办,茨木和小鹿很不听我这个哥哥的话,小时候的小可爱呢?
      

我的小可爱,哥哥的小可爱。
     

茨木和小鹿。

嘿嘿嘿。
    

     “不要啦。” 茨木推开我递给他的衣服,“不行!必须穿,看看你现在穿的跟个什么一样,在家穿着个大裤衩和短袖,当这是大夏天啊,快点穿上。”我当时也挺生气,茨木这孩子越长大越不听话,“穿着,不然着凉了,大天狗那家伙一边说什么喜欢你,又不管管你,所以我才不同意你们在一起。”我边啰嗦茨木边给他套上大棉袄,“哥,你怎么越来越啰嗦啊。”   “我想吗!真的是,现在孩子啊,长大了就不听哥哥的话了,都说长兄为父,看看你们这群兔崽子。”我真的很无奈,一边别人的追求,一边是心智仿佛未成年的弟弟们,“唔,爸爸。”  “别叫我爸,我没那么丑的儿子。”   “嘤嘤嘤QAQ狗子。。。”我转过头就看到了站在茨木门口的大天狗,大天狗接过我手中的衣服,“岳父。”
  
??????????
 谁给你的胆子叫我岳父?谁允许你叫我岳父的?
 
“闭嘴,我不是你岳父 ,而且我没同意弟弟和你在一起,茨木那孩子还那么小。”我摸了摸茨木柔顺的白发,我平时也算个温柔,受女生欢迎的人,怎么就一提到弟弟的终身大事就火爆了呢。
 
 
镇定,镇定,身为长辈绝对不可以在后辈面前发出我的意大利加农炮巴拉拉能量朵蜜力量阿姆斯特朗回旋踢奥特曼宇宙力量外加二突子的突突。

“大天狗,衣服你帮我让茨木穿上。”  

“哦,好的,爹。”

“你!!”我觉得我气得粉发都要变银发了。

“哥!你别这样了。”

“你个兔崽子,你哥哥我一目连要不是为了照顾你和小鹿,我至于二十八岁还单身吗,我都快奔三了,我也想找老婆找媳妇,有个孩子啊。”
我感觉自己委屈极了,弟弟胳膊肘往外拐就算了,家里的猪还被另一家猪给拱了。

“荒川不是追了你很久吗,哥。”

“我不是要看着你们出嫁吗。”

“不用啊,你嫁出去就好了。”

“啧,臭小子,你哥哥我可不是gay哦。”

“那我问你般若,青行灯,妖刀姬,荒川,莹草那孩子,那么多选择,赶紧嫁出去吧。”茨木表示好委屈,自己嫁不出去,哥哥就不能嫁 ,全部的锅都在自己身上,【 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bu)】

大天狗看着茨木丰富的表情,笑了笑,“小笨蛋,来坐下我来帮你把衣服穿上,别再反抗你哥哥了,乖。”  “好吧。。”茨木嘟嘟嘴,拽着大天狗的衣角,看着我。

“人生大事不可耽误,茨木,哥哥只希望你幸福就可以了。”我端正了我的态度,“哥哥有必要和你谈谈了,晚上八点来我房里,不许和大天狗单独在外面鬼混,更不允许和他一起把酒问青天,上次的那个谎话我已经消化了。”有时候也受不了他们俩这对小情侣,自己也不是多管闲事,而是大天狗比茨木小了五岁,怕就怕不能很好的照顾他。

这是自己不能够阻止的,他们俩个相爱。

“真是头疼。”我揉揉太阳穴,来到厨房,“一目连哥哥,你来厨房干嘛啊,已经要开始做饭了哦。”是莹草,“嗯,我来看看有没有我需要帮忙的。”  “嗯嗯,谢谢一目连哥哥啦,哥哥工作一天了也很幸苦了,还是去客厅好好休息休息吧♡。”莹草真的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除了那几次我因为她把学校几个学长打到哭爹喊娘,尿裤子我被叫去学校见校长,她真的是个温柔的孩子。

“一目连哥哥。”

“怎么了吗,莹草。”

“我喜欢你哦。”

“额,我也是啊。”

“我是想上你的那种喜欢:)。”

有点可怕,现在的小女孩。

我也放弃和莹草对话了,来到了客厅,青行灯和妖刀姬坐在旁边一块的沙发上,大天狗和茨木坐在另一个沙发上占着一大片,茨木没有穿大棉袄但是很乖的换上了比较厚的睡衣,毕竟在家谁不穿睡衣啊,就算是女的也不例外,大不了像三尾狐和青行灯那种穿性感浴袍呗。

“呦,哥,过来过来坐啊。”茨木强行挤出来一点点位置,让我坐过去,“算了,那么一点位置,就算我瘦,我也坐不下。”我选择和对面唯一一个坐着的一位男性坐,是酒吞。

“酒吞,我坐在这,可以吗?”   “嗯,可以。”酒吞看了我一眼,慢悠悠的回答,继续低头看手机,我忍住不去看那边的青行灯和妖刀姬,身后的般若,身旁的荒川,这日子怎么过啊。

“连哥,喝点水吗?”般若穿着依旧破破烂烂的牛仔裤,破破烂烂的小背心,手里拿着他的“特色”玻璃杯,“不用了,谢谢你了般若。”我摇摇手,我早就知道般若这个混小子,对谁都这样,“哎,连哥好过分哦,亏我那么好心。”般若也没说什么,喝了一口玻璃杯里的水,“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那样的笑容,倒是让般若皱起了好看的眉目,“算了,无聊死了。”

总算离开了,般若倒是继续调戏其他的女孩子,松了一口气。

“来来来,吃饭了。”姑姑从厨房里端出一道道菜,美味至极,散发着浓浓的香气,尤其是那道真·剁椒鱼头红辣辣的气味闻着就呛鼻,【海坊主表示自己有点委屈x】还有一道椒图做的辣椒扇贝,看起来就超级辣,“wow!!!姑姑好棒!”蝴蝶精第一个就跑过去帮忙剩下我们几个大人慢悠悠的走过去,“快点!死孩崽子,这几个孩子都等不及了。”    “是是是,老太婆,啰嗦死了。” 酒吞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挚友!我要和你坐在一起!”   “不要。”
“唉......挚友。”   “和我坐在一起。”大天狗胳膊一捞,把往酒吞那边蹭的茨木拽了过来,“安静点吃饭,笨蛋。”    “知道啦........切。”

“哥哥,来吃点鱼。”小鹿乖巧的给我夹了一块鱼肉,“嗯嗯,谢谢小鹿。”  不愧是我的弟弟,那么可爱,那么温柔,“小鹿真乖。”揉了揉小鹿柔顺的长发,”   “对啊,哥哥,那里像你旁边那个人,我最乖了。”我清晰的看见小鹿对我旁边的一个庞然大物笑了笑,是的,没错,是荒川。
 

“真是对不起啊,吾一点也不关心你哥哥。”

“那里,那里,不用你关心,哥哥有我就好了,交给别人,我还不放心呢。”

“呵呵,吾可是会很好的照顾你哥哥的。”

“我不放心,我哥哥和我可是至亲,别人不能比的。”

荒川和小鹿一人一句讽刺,毫不示弱,感觉小鹿和荒川的筷子几乎掰断了,“你们慢慢吵,连,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听故事?”一只白净的手突然摸上我的脸,我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好......好啊。”其实我是拒绝听青行灯的故事的,毕竟她的故事曾经把小时候的小鹿和茨木吓到喊天喊地,喊爹喊哥。

“你要怎么谢我。”  青行灯把我拉出客厅后站在空无一人的后庭,“啊,哦,谢谢了。” 我还有点懵,“就这样?”  青行灯无语的扶额,“拜托,我可不是好心帮你的哦。”   青行灯是个很美的女人估计男人都会心动一下。

但我貌似是GAY吧。

“那我下次去你一直很喜欢的一家餐厅吃饭吧。”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青行灯应该会开心,但貌似她并不开心。

“哈?一目连你开玩笑吗?就请我去吃饭而已?”

“不然呢?你要我陪你去干嘛。”

“嗯........这样吧,我后天有个相亲,陪我去吧。”

“???我去???”

“嗯,后天,拜托你了,我不太喜欢那个男人。”

青行灯突然走近我,手又摸上我的脸,“啾。”
的一声亲上我的额头,“后天拜托你了。”   “哦。。。”我傻呆呆的回答,青行灯转身就离开了。

“乖宝宝们,姐姐给你们讲故事!”

我却没看见柱子后面拿着扇子扇风的晴明,脸蛋红红的茨木和死抱住他的大天狗,脸黑的般若,脸紫的荒川,脸绿的小鹿,微笑的莹草妹妹。

“沃日啊。”x5

真TM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TBC————————

OOC我的锅【土下座x】
看着大过年的,看看能不能出个连连小哥哥,我相信产粮玄学,真的。
                            ————来着一个非酋的怨念
微笑面对第二天的R卡们。
阿妈来了!










我们所爱的是,冰上的全部

表白小百合太太撑起一片天⸜(*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装逼感觉真棒#
基友画的Yuri【帅气极了x】
没有yoi的第一个星期xxx
尽快产粮x

【原创】冰上

#沉迷Yuri无法自拔#
#国际花滑选手设定#
#耀x菊#
#ooc是我的,他们是世界的#
恭喜衙哲啦,粉丝过四百xxx @衙哲_高举耀菊黯葵的大旗不倒

    “好美........”本田菊无力的喃喃说到,落败的他,只能赞誉别人,辜负了日/本的希望的他,只有赞美别人的资格,大屏电视上直播着中/国选手王耀的表演,作为一名连续四年大奖赛金牌得主,王耀好像对输赢并不在乎,冰上飞舞的身姿不知迷晕了多少女性为他倾倒。

        “来自中/国的王耀选手下一步应该是后内点冰四周跳(4F),完美!!!完美的完成了,王耀选手看起来心情很好,不愧是王耀,在任何情况下也很平静。”广播员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听起来也变得刺耳很多,本田菊没有心情往下面看了,毫无失误,动作完成率高,优美,比上自己。。。。比赛时的失误在脑海里一次一次的重复,摔倒,圈数过少,动作生硬,简直无法想象!

     “抱歉,教练,在下觉得我需要回一趟日/本,十分抱歉。”本田菊鞠了躬个九十度的躬,对着自己的教练,“kiku!!!不要因为这一次的失败而放弃啊!”教练是一个意/大/利人,对他的感情也很深了,看着他步步艰险的走过来,“抱歉,在下需要冷静冷静,底特律已经不适合在下待了,请您放弃我吧 。”本田菊用日语和教练说着,教练用日语回道:“我做不到,你必须回底特律继续训练,你不应该因为一次失误而放弃。”   “一次?!我已经不止一次了,我不想辜负别人了,太痛苦了!我或许一开始就不应该选择滑冰的道路!!!”每次失误本田菊就会陷入深深的自责,早已换上训练的衣服的他感觉无法站在冰场上了,做出最后一次的让步,“在下只是回日/本休息休息,如果可以在下会回底特律的。”平息自己的态度和心情和颜悦色的与教练说,“这个可以,你今晚就回日本?”  “是的。”   “好吧,回日本后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管别人怎么说,保持自己的主张,你弟弟妹妹和父母都在家里等你。”  “是。”本田菊在心中很尊重教练,一直照顾自己,“那么在下先去机场了。”


     简单收拾自己的背包,只有手机,钱包,耳塞而已,“在下需要冷静。”坐上出租车直达机场,俄罗斯陌生的环境几乎让他喘不过来气,以及自己最差的成绩,心中一股涩涩的感觉涌过,嗓子发干,眼睛逐渐模糊,用力咬着嘴唇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吸了吸鼻子做出冷的感觉猛的咳嗽一阵。

       “呼。。。”揉了揉眼睛,刚走进机场,就听见一群女生的尖叫声,“啊!!!!王耀,王耀!!!!!”拿着横幅的女孩子夸张的画着大大的粉红爱心,而那个五连冠得奖者王耀则是微笑回应“Спасибо!”王耀在本田菊心里就是那种完美的人,而他身边的人仿佛就成了陪衬,那么完美的一个人,果然会赢啊。

      “要合影留念吗?”在本田菊思考的时候,一个清冷,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嗯?”本田菊转过头,只看见王耀放大无数倍的脸,“王。。。王王耀?”本田菊作为一个真·二十三岁处男·无恋爱经验·自以为是个直的·是个受,羞耻的红了脸,“抱歉!不用了,在下赶飞机。”但是飞机票出卖了他,“哎。。是吗?但是你的机票写着是过两小时后的哦。”不知什么时候王耀拿着本田菊的机票,“啊?还,还给在下!”本田菊踮脚用力抓住王耀的衣袖,“还给在下!,请不要欺负在下身高矮!”羞耻的说出这句话,让一个大和男儿说出这种话,除了王耀也没谁了吧。。。。


       “不要,你要和我合照我就还给你。”王耀此时仿佛与在机场外的他变成两个人了一般,“这个流氓混蛋到底是谁啊!!!”本田菊心里想到,结果足足和王耀拍了两个小时的自拍,整个人都虚了好吗!!!!
     “啊,航班到了,小菊我要走啦,拜拜!”王耀挥挥手,一个飞吻送过去,本田菊微微侧身躲过那个吻,“呵呵。”
      

《飞机上xxx》

      “可爱的小家伙,在日本等我吧。”王耀看着手机里几百张的照片,那个小家伙一脸的不愿意,而自己却是满脸的笑意,“王耀,感觉那个日本选手怎么样?”教练突然拍了拍他,对他说,“本田菊??”   “yes。。”     “是个蠢家伙呢,容易恼羞成怒,玻璃心,不过是可塑之才,可惜啦。。。。”王耀拿着手机插上耳机,“我倒是期待我们下次以什么关系相见的呢。”
     
   

【原创】等你来。

     当铃声响起时耳边传来熟悉的歌声,是miku的世界第一公主殿下,本田菊费力的按下了按钮,穿上简单的体恤衫和短裤,穿上庭院的木屐,看着已经活蹦乱跳的波奇,揉了揉波奇软软的毛,“在下先去刷牙洗脸,待会给你做吃的,好吗?”波奇如同听懂了一般点了点头,而此时本田樱也起床了,在洗漱中 “兄长大人贵安,昨夜睡得如何?”   “还不错。”本田菊笑笑毕竟今天王耀说要来看他,心情自然不错。




   把早饭做好让本田樱端去给波奇,和本田樱自家妹妹坐在一起吃着朴素的早饭,全熟的秋刀鱼,香软的米饭,海带豆腐味增汤,和一杯凉却的茶,轻呡一口苦涩的茶,已经习惯了,本田樱把碗洗完后,与本田菊一同坐在客厅和一旁嗜睡的波奇,“兄长大人,小女之后要出一下门,王春燕小姐约在下呢。”温柔的笑容显示出了本田樱愉快的心情,“在下之后也会出门,工作就交给葵和罂吧,他们已经去了会议了,等回来跟他们说一声就好了。” “嗯,也是呢。”



    本田樱被王春燕接走了,剩下本田菊和波奇在偌大的家中,会议仍未结束,所以本田葵和本田罂还未回家,本田菊坐在庭院的凳子上,看着正值樱花凋谢的季节,片片樱花渲染了一片池塘,轻轻落在波奇鼻子上,波奇用爪子挠去,这场景让本田菊有点发笑,粉嫩的樱花落在手心,落在茶杯中带起微微一片涟漪,阳光正好洒落在本田菊的背后暖暖的感觉让本田菊有点发困 毕竟昨晚工作那么久,今天很早就起床了。



    忽然看着败落的樱花,心中一种苦涩流过,“也是啊,毕竟已经这个季节了,怎么会不败落呢。。。”二战时日/本的陨落和那么心酸的几年,勾出一片片回忆,枪下的腥风血雨,刀下的无数冤魂,时时刻刻印在本田菊的心中最深处,“啊。。。怎么又想起了这些呢?”波奇睡着了,在自己的膝盖上睡着了,胃又开始疼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沾湿了衣衫,体恤也黏在脖子上,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在被窝里,还是自己家,熟悉的装饰,熟悉的味道,而窗外早已是黑天了,而波奇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遗憾的是貌似说好的王耀也没有来,想到这里心中就很失落,“真的是老毛病了啊。。。人老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下了床,不知为什么衣服换成了和服,而体恤衫放在地上,叠的很整齐放在枕边,穿着木屐一步一步走向厨房,想给自己做点吃的,而却闻到一阵阵香味,站在那里的是自己魂牵梦绕的人。



     “耀。。。耀君?你怎么在这里?”本以为他没来的本田菊有点吃惊了,“小菊!你也真是的胃病犯了也不好好吃饭,衣服都湿了,我给你换了阿鲁。”王耀围着围裙数落着他,一脸无奈和宠爱,“算了,过来。”王耀张开双手想给他一个温暖的怀抱,本田菊笑着跑过去扑在他怀里,王耀轻松接住了他,亲了亲白嫩的额头,“乖,去客厅吧,我饭做好了阿鲁。”“嗯。”本田菊拿上桌子上那一大堆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血红血红的玫瑰花衬出本田菊的脸粉红粉红的,在一边等吃的波奇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而等本田葵和本田罂开了一天会,外加工作了一天,和那几个人纠缠了一天累的不得了回到了家,就看见王耀抱着睡着的本田菊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仿佛再说“滚,滚,滚,别吵到小菊不然让你们那家的能死你们,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在那种眼神之下,“虐,虐死了,你就说虐不虐?有家还不能回?”本田葵顺利的被王不亮接走了。

    而本田菊还在王耀的怀里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