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橙

我觉得我就是个辣鸡。

《震惊!英雄木偶和爆杀王发生这种事情,男默女泪!》
我也不知道干啥,无聊搞了这玩意,祭奠明天上学的我
峰田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就要被杀

这是一篇没有车,却被屏蔽的文章,我真的是个辣鸡啊。
https://m.weibo.cn/5600218360/4141392131168890
第一次发链接不知道怎么样?
走评论x

#占tag抱歉#
只是想问一下人鱼x海盗的梗好玩点还是一夜情双A的梗好玩点?

【茨酒】茨宝和酒先生

小两口的小段子

茨酒only

乱写,各种设定,你自己看吧。

我写的就是羊习习。

少女攻有。
————————————————————————
“你当真不喜欢我?”

“有一点喜欢。”嘴角的微笑都快压不下去了。

“只是一点点吗?”可怜兮兮的小眼神。

“好吧,是很多。”无奈的表情。

和一个在额头上的吻。

————————————————————————
“茨木!过来!”酒吞在床上喊着茨木。

“挚友怎么了?”茨木刚从厨房出来,还未来得及脱下自己买给酒吞的紫色蕾丝围裙,“本大爷有点饿了。”

“好,马上就做好了,挚友委屈你再等一会。”       “快点快点,你下次要么就别做那么久,累死了。”    “但是,在床上我控制不了嘛..........”“啧,你烦死了。”    “嘤嘤嘤挚友。”

茨木在酒吞怀里蹭了蹭,“挚友的胸膛真的是依旧的雄伟宽广那么温暖,即使已经相爱多年,对挚友的爱意丝毫不变。”   “知道了知道了,我很饿,你快去做饭。”  “知道啦!”

酒吞看着茨木穿着围裙在那里手忙脚乱的做着饭,忍不住想要调戏他一下。

走过去,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还捏了捏,满意的看着他的反应,在耳边吹口气,“小子,屁股不错。”

“挚............挚友”    “嗯?”

“我们结婚吧。”

“哈?”

————————————————————————
“挚友,一开始,你是不是想上我啊 。”

“是啊,结果被你上了。”

“那现在呢?”

“每一个受都有一个想反攻或者觉得自己是个攻的心态。”

“而我属于后面一类。”

山村茨木欺我帅无力。
天天和我性关系。

—————————————————————————
“挚友,当时毕业那天你和荒川是不是跑去酒吧偷偷喝酒了?”

“对啊,而且荒川那傻子,喝的醉醺醺的。”

“但是,不是大天狗接他回去的吗?”

“是啊。”

“那他们为什么还没在一起?”

“。。。。。。。。。”

“前天大天狗来我研究所哭诉说,情敌太多。”

“是啊,荒川昨天还来我这说帮他请个假,说是腰痛。”

“。。。。。。。?”
—————————————————————————
“挚友!你别死啊!我带你去医院,快点,来人!治不好你们都去给我陪葬!”茨木的手一挥,立马一群黑衣人进来,室内的大气压让人喘不过来气。

“那个,茨总,夫人只是吃多了,胃胀而已。”

茨木看着酒吞,笑了一下,“亲爱的,没事,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带走你的。”

“你他妈滚!你只是想体会一下什么烂俗小说的情节吧!回去都烧了!!!!”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挚友,对不起嘛!!!”

“哼,本大爷不会再宠着你了,回去家法伺候!”

“挚友,挚友,挚友嘤!”

茨木一下子扑到酒吞身上,虽然他比酒吞高不少,这样的姿势也有点别扭,但是丝毫不妨碍茨木对酒吞嘤嘤嘤嘤嘤。

“那个夫人,你鼻血流出来了。”

今天的医生们和保镖想辞职。
—————————————————————————
“挚友我..........”

“刚做过,你别拿那玩意顶老子。”

“那是我的膝盖啊。。。。嘤”

“挚友,我.............”

“我tm都叫你别拿你那个短小的玩意顶着本大爷了!”

“挚友!那是我胳膊!”
——————————————————ーーーーー
茨木一拳打在酒吞的腹部中心,而后者酒吞则露出震惊的眼神,蹲在地上,他没有想到茨木的速度会那么快,并且正中自己的弱点。

“酒吞先生,你的警察游戏也应该玩完了,那么我们回去吧。”茨木将酒吞扛起来,而也更好的撕裂了酒吞左肩部位的伤口,“操你妈的!你这个疯子!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一定会关进监狱的!放开本大爷!”

“啧。”茨木狠狠的拍了一下酒吞的屁股,“安静点,口口声声说爱我,居然就要把我送进监狱啊。”   “呸,本大爷更爱自己身上的责任!你这个毒贩子!”   “我更喜欢你喊我茨木,亲爱的,把这里炸了。”   “是!老大!”

“你是警察,我是毒枭,我害了你们多人,不如你陪我下地狱算了,反正我这么爱你。”
—————————————————————————
“挚友啊,你有没有打喷嚏啊。”

“没有啊,干嘛?”

“这样啊,我都已经那么想你了。”

#梗来源于微博
—————————————————————————
本大爷叫酒吞,在我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之前,一直有个秘密,只有本大爷一个人知道。

就是我的心有单独的思维,却像一个孩子一样爱乱蹦乱跳。

只有遇到喜欢的人,会死缠烂打。

我单身32年后,在一次会议上,那颗心跑出来捣乱了。

“挚友,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么。。。噫?这是什么?”茨木看着围着自己身边不停飞舞的红色小心心,却一直喊着“喜欢你,喜欢你!”

而主事人酒吞却妄图用酒杯挡住自己发红的脸。

“嗯。。。。挚友,我也喜欢你。”

飞出来一个红色的小爱心,“挚友,我喜欢你!”,小爱心这么喊着。

而两个人的耳根都红的不得了。

#梗来自微博视频《in a heartbeat》
—————————————————————————
茨木想偷亲酒吞三次。

就成功了一次。

第一次是在自己刚刚明白自己喜欢酒吞,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你现在只是个小屁孩。”酒吞如是讽刺道,“别嫌年下矮!边艹边喝奶!”茨木当然很不满的顶回去,而下场就是被酒吞挂在树上,以不学好的,学坏的名义挂了三天。

第二次是已经长大了,比酒吞还高了,力量也变强了,扬言要和酒吞打一架,而当时酒吞一下子就看穿了茨木那个混球的龌蹉心理想着什么狗屎东西。

“你是打算把本大爷打输了,然后亲我是吧。”

“我我我我我!!!!我才没有!”茨木的话令人可信度几乎为零。

但是紧张的用尽全部妖力,把酒吞后方的一棵树给捏的粉碎。

结果没妖力了,妥妥的输了。

第三次是酒吞没有反抗之下的亲吻。

茨木抱着酒吞的头颅。,虔诚的像个基督徒一般。

轻轻的吻在唇上,也没有回应,却让他欣喜若狂。

“挚友,我会去找你,一直找你。”哽咽的声音几乎说不出话来,能够回应茨木的只有天上的雨,和自己的眼泪。

—————————————————————————
关于楼上的故事。

“挚友怎么样我演的不错吧。”  茨木就像一个大型的哈士奇求鼓励,求么么哒,求亲亲。

“嗯,还不错,不过我死的时候,你的演技僵硬了。”

“还不是挚友演的太好,我以为挚友真的死在我面前了。”

“不会的。”酒吞默默的盯着茨木,突然撩起他的过眉的刘海,“不会的。”吻在他的额头上面。

饰演安倍晴明的演员安倍白晴明表示他妈的,真的辣眼睛。

饰演源博雅的演员源博雅先生表示这种肮脏的友谊不会出现在他和大天狗先生之中。

饰演大天狗的演员大天狗先生表示楼上你说错了,一定会的。

饰演一目连的演员一目连先生表示他有荒川。

饰演荒川之主的演员荒川先生表示请一目连原地自转五百圈然后滚。

饰演鬼使黑的演员黑羽先生表示请不要让我和弟弟在一起了,我们只是兄弟而已。

饰演鬼使白的演员月白先生表示我想上你,你居然只把我当兄弟。

饰演酒吞童子的演员酒吞先生表示他和茨木没什么关系。

饰演茨木童子的茨木先生表示自己和酒吞的关系不简单,不仅仅是身体接触插进地方身体而已,更是血泪史的好!朋!友!

饰演酒吞童子的酒吞先生表示请茨木去死。

饰演安倍晴明的演员安倍白晴明表示请楼上秀恩爱的都滚。
——————————————————————————————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下一篇写人鱼茨x海盗吞

我对不起看茨酒的宝贝们,这么垃圾嘤。

询问

蜻蛉切,石切丸是不是非常好锻啊。。。。。。
一天锻到怀疑人生(´ . .̫ . `)

嘿嘿嘿这样的鹤球真的是帅得不得了❤

【原创】高中进行时(1)

其实,这是一篇搞笑文,一点也不正经。
私设AU   骚吞!骚吞!闷骚吞!
背景大约是高中生?
吞吞和荒川是gay蜜。
有鬼使白黑x狗子川x双晴明出没。
没问题的话↓
谁出茨宝谁是狗谢谢。
一个坑。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本大爷叫酒吞。
是平安京高中一名高二的学生。
我现在很想吐槽一下我们班一个女(?)生的小说,哦,对了,她叫青行灯,是个扶她:D

       三天前,本大爷负责值日,放学后留了下来,毕竟我十分敬业,然后本大爷的一个自称是“挚友”的一个家伙就在外面等本大爷,他是谁先不说,外貌大概描述一下吧,长的很高,很高,很高,头发红色的和本大爷一个发色,不过他的比较骚一点而已,他扎高马尾,其实本大爷平时也是高马尾,但是为了防止例如青行灯那种女人的说三道四,本大爷放下来了,每天披散着头发,特tm热,但节操重要点,啊,sorry,跑题了,他长的很帅,本大爷承认,成绩也特好,家庭也特有钱,本大爷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人会活在世界上,哦,对了,他还特别能打,戴个眼镜,文质彬彬的,一看就特别像人面禽兽,不过只有本大爷这么觉得而已,毕竟女孩子对他的好评如同潮水一般。

    其实呢,我当时关窗的时候把青行灯的桌子给撞了,掉出来一个比较厚的本子,红色的,很好看的红色,本大爷虽然知道不太道德,但本大爷对青行灯那种不男不女的家伙无所谓,就翻开看了看。

    事实验证,好奇心真的害死人。

    这什么东西?这张纸特么不是本大爷和茨木那家伙吗!为什么本大爷会被靠手铐,还躺在一张铺满骚气的玫瑰花瓣上面,恶心,这玫瑰真骚。茨木那家伙还抱着我,搞什么鬼?翻了一下,下一张。

  我快瞎了。

   本大爷死也不会亲那家伙好吗!一脸娇羞的不叫酒吞!为什么要倒红酒在我身上啊?很浪费好吗!更何况本大爷很少喝酒,我只喝锐欧啊!红酒腻腻歪歪的。

    等等,妈卖批!! !茨木那混球,他的狗爪往那里放啊!什么东西“挚友,只有你完美的身体,完美的人,才会让吾那么着迷,请让吾带挚友去到极其享受之地吧。”这什么劲爆的话!别摸我屁股!不许舔胸口啊!舌吻就算了,唾液啊唾液!本大爷的胸也没那么大!

   。。。。。:I心好痛。

本大爷还挺帅的。

   翻一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隔!!!!!!!是大天狗那个性冷淡和荒川那个咸鱼!!!!!“从今日起,汝便是吾的大义,吾爱荒川。”  “大天狗.....”玛丽苏绝对玛丽苏,别问本大爷为什么知道玛丽苏。

     “我可爱的半身,你就不能听话点吗?让我乖乖的肏不好吗?”晴明露出牲畜无害的笑容,他就是这样长的纯良的很,尽干猥琐的事,“我说晴明你有病啊!我们长的一模一样好不好,这样你都下得了嘴!你居然还硬的起来 变态!”   “喔,乖一点,不然就肏到你怀孕。”
 
   
 
       黑晴明看到估计会气死,他们俩不是兄弟吗。。。。。。

   
    “鬼使黑,你就不能只看着我一个人吗。” 鬼使白挑起鬼使黑的下巴,边说边扯开自己的黑色领带,“喂!鬼使白你干什么!别摸我的腰!”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我一个人的鬼使黑。”   “放开我,我可是你哥哥,你疯了!”   “我说过,我不承认你是我的哥哥,况且,亵渎哥哥也是我所期望的。”
    

    握草,好刺激。

呸,死基佬们。
   

   “呼。。。”本大爷把本子又放了回去,突然感觉挺爽的,但是茨可忍酒不可忍,这么YY本大爷侵权啊!本大爷明天一定一定要向青行灯问清楚!

作者:吞宝,你能不能别立flag了,阿妈不忍心你插旗,被别人插屁屁。

【第二天】
    “青行灯!给本大爷解释一下,你柜子里面的红色本子是什么鬼!”本大爷把一杯豆浆放在青行灯面前,“哈?酒吞你一大早发什么酒疯,你是不是豆浆喝多了,脑子抽抽了。”青行灯把豆浆盖子打开,呡了一口说,“也许你的好胸就是喝豆浆喝出来的呢,挺和我口味的。”把手摸了摸酒吞骚气的胸前。
       “好了,所以说到底你要干嘛。”   “你那本《无敌世界史册×BL少女进化史×论班里基佬太多怎么破×强受是宝贝》这本书怎么回事。”   “哦,你说我的语文书啊,你要看不借你啊,汇聚了多个学霸的精华呢。”    “你就睁眼说瞎话吧。”   “其实是这样的,我呢,最近和腐书网签约了一部短篇小说,正愁着不知道主角叫什么呢。”   “嗯,然后呢。”    “你们就很光荣的成为了我笔下的主角们,开不开心,惊不惊喜,幸不幸福,兴不兴奋,惊不惊讶。”    “哇!我好开心,好惊喜,好幸福,好兴奋,好惊讶哦,科科。”
    

    酒吞再次见到那本小说已经是三个月后了。
“青行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学校小卖铺,文学社出得一系列什么《总裁狠狠爱》,《ABO之带茨球跑》,《冰山校草爱上我》,《病娇的囚禁挚爱》,《我的亿万娇夫》,《穿越之时空之爱》,《重生之重新遇见你》,《刚好遇见你》,《踏破江山,血屠姑苏》,《男主的上班族》,《洞庭湖之恋Ⅰ》,《西湖之恋Ⅱ》,《巢湖之恋Ⅲ》,《桃花恋Ⅰ》,《樱花恋Ⅱ》,《烟雾之恋》,《地府之恋》这一堆破小说的主角为什么是本大爷和茨木那混蛋,月白和黑羽,大天狗和荒川。”    “还有安倍老师呢,三个月前不是解释过了吗,而且我出书了,你们不支持我啊。”   “不。。。不是,我和一目连,荒川去买饮料的时候看到的,荒川当时眼珠子一翻气晕了,当场就躺地上了,还好一目连看着呢。”
   
     
“。。。。现在在哪呢?”

“一目连已经送去医院了。”

“我。。。。稿费给他垫医药费吧。”

ーーー男孩子的宿舍ーーー
    “哎,咸鱼你还好吧。”酒吞将一瓶冷水放在躺在床上的荒川的脸上,“不太好,血压一时上上去了,暂时下不来。”荒川理了理自己骚气的长发,“当时我真的是气到不得了,王老吉的  瓶子都捏爆了,跟青行灯讲,我就算吃八斤大蒜,用鼻子吃啊,我也不会喜欢上大天狗那个性冷淡的,我又不蠢,我喜欢的是妹子,OK?”     “得了吧,你就睁眼说瞎话吧,别以为本大爷不知道,大天狗他对你有意思,而且,你不也挺喜欢他吗。”    “那这么说,你对茨木那小子不也有意思?”      “我要是对他有意思,我就买九十九朵玫瑰,毕业那天向他表白,以后他随便日,我跟你讲。”    “哦—————————隔。”   荒川把冷水往门口一扔,“大天狗你给我滚!别偷来我们宿舍!”我往门口一看,发现地上放着宵夜,估计是刚刚大天狗放过来的。
    

     搞的本大爷有点饿了,“哎,大天狗送来的宵夜哎,学生会长的特殊待遇啊。”    “切,就仗着自己是学生会长,天天让纪检部的抓我们班。”   “呵,谁叫大天狗,月白,茨木都是A班的呢,而且还是学生会的,你就说狗不狗,他们肮脏的友谊。”   “你有脸吗。”    “我们是不是兄弟了。”   “是。”
    
     “我一目连回来了。” 只见一目连提着一个碗
“喏,刚刚茨木看到我叫我给你的。”   “扔了吧。”本大爷其实一点也不想吃,看着吃着夜宵的荒川这么说,“。。。那我扔了。”  “嗯。”
      
       “等等!别扔!”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好次。”  “切,还不是舍不得。”    “一目连你是不是要打架哦。”   “我好心帮你拿呢,对了,刚刚大天狗我看他满脸通红的拿着手机,好像是录了什么音,你们刚刚干什么了。”     “刚刚咸鱼立flag,说如果自己喜欢上大天狗,他就用鼻子吃大蒜。”   “这么说刚刚大天狗是不是刚巧听到了啊 ”
 
“不会的啦。”   “是啊,怎么会呢。”

。。。。。。。。。
然后本大爷和咸鱼从三楼跑到了六楼。

“喂!大天狗。”荒川直接把门撞开,但是只有茨木一个人。
 
“哦,挚友,你怎么来了!”只见茨木推开凳子,摘下了眼镜,“怎么满天大汉的。”茨木gay里gay气的给本大爷抽两张纸擦了擦汗,“别,别靠那么近啊!笨蛋!”其实那么暧昧的动作本大爷都不好意思了。

“啧,死基佬。”   “你好意思说我吗。”   “好意思。”   “呸,本大爷就搞基了怎么着。”   “吾就看不爽你们这样gay里gay气的!”  “你跟大天狗就不gay里gay气了啊 !”

“怎么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荒川身后传来,大天狗刚从浴室出来,“喂,大天狗,你刚刚来我们宿舍是不是偷听了什么。”   “没有,只是想看看你而已。”大天狗眼中的宠溺几乎快把荒川淹死了,“滚。。。滚开!”荒川满脸通红,但也却没有推开大天狗拦着他的腰。
  
————女孩子宿舍————
“阿灯,《愚昧与觉悟》写的怎么样了啊?”阎魔肤着火山泥面膜对坐在凳子前穿着睡衣的青行灯说,“快完结了。”   “这次主角是骨科还是挚友组,还是动物组啊?”   “都不是,这次是安倍老师的骨科,白晴明和黑晴明,副cp是小鹿男和一目连,小鹿男是攻哦。”   “这次刺激了,小鹿男知道不得羞死。”   “其实这孩子挺可爱的,哎呀,十点半了,不写了。”   “赶紧睡吧。”   “晚安。”   “晚安。”

————男孩子一方————
“喂,傻子们,小声点,黑晴明要来了。”

“今天怎么那么早来查房?”

“谁知道哦,握草,白晴明也来了。”

“安静,省得像上次一样,黑晴明教我们打麻将还被抓了。”

“还记了过,现在都还没解除。”

“嘘——————。”

“去厕所,别在这解决。”

“屁咧!”

“兔崽子,你们怎么还不睡觉。”——黑晴明

“。。。。。。看着你”——黑羽

“。。。。。。太幸福”——酒吞

“。。。。。。所以我们”——一目连

“。。。。。。睡不着”——荒川

“那行,来,陪我打麻。。。”

“咱们还是睡觉吧。”×4

——————————————————————————

总体来说,这就是平安京高中的概况,青行灯写小说把她的好兄弟全卖了:D
之后就是撮合几位cp啦x
对方都有好感为前提。

再说一遍“谁出茨宝,谁是狗。”
求评论小心心❤❤❤❤
我是个很好勾搭的人,来啊,快活啊。

 

  

  

‖老夫老妻的日常之一‖
影帝狗x歌手茨    
短短的几句话,就是他们的爱。
并没有全部ssr。
再说一句“谁出茨宝谁是狗”

狗茨夫妇的甜蜜日常,今天的茨木宝贝也不肯承认大天狗是他丈夫,大天狗表示老婆要钱就要给,不给还是男人吗?

我需要你们的评论♡♡♡♡♡♡
没有灵感是最绝望的嘤嘤嘤嘤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