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橙

来桃之华勾搭啊。
主YYS/APH/渣反,杂食动物,萌少女攻哭唧唧攻,露普,极东,白黑鬼使,凹凸,三日狐,茨酒,all川,白黑晴,狗博,也吃尤勇(冰尤。)
只吃云梦双杰谢谢,柳清歌我老婆。

如果有想买的姑凉,我发一下大致的内容嘛,有46把刀剑男士,先是短刀,再是打刀,然后是太刀,大太刀,薙刀,枪的顺序,还有狐之助,刀装,时间溯行军,世界观等顺序,最后还有刀剑男士对比表,其实就是身高对比啦。
大约68元,我是在广州的漫展上买的。
不过吃土的姑凉可以缓一缓嘛
我这里就是想给别人介绍一下这本书,没有想卖的意思

【原创】高中进行时(1)

其实,这是一篇搞笑文,一点也不正经。
私设AU   骚吞!骚吞!闷骚吞!
背景大约是高中生?
吞吞和荒川是gay蜜。
有鬼使白黑x狗子川x双晴明出没。
没问题的话↓
谁出茨宝谁是狗谢谢。
一个坑。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本大爷叫酒吞。
是平安京高中一名高二的学生。
我现在很想吐槽一下我们班一个女(?)生的小说,哦,对了,她叫青行灯,是个扶她:D

       三天前,本大爷负责值日,放学后留了下来,毕竟我十分敬业,然后本大爷的一个自称是“挚友”的一个家伙就在外面等本大爷,他是谁先不说,外貌大概描述一下吧,长的很高,很高,很高,头发红色的和本大爷一个发色,不过他的比较骚一点而已,他扎高马尾,其实本大爷平时也是高马尾,但是为了防止例如青行灯那种女人的说三道四,本大爷放下来了,每天披散着头发,特tm热,但节操重要点,啊,sorry,跑题了,他长的很帅,本大爷承认,成绩也特好,家庭也特有钱,本大爷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人会活在世界上,哦,对了,他还特别能打,戴个眼镜,文质彬彬的,一看就特别像人面禽兽,不过只有本大爷这么觉得而已,毕竟女孩子对他的好评如同潮水一般。

    其实呢,我当时关窗的时候把青行灯的桌子给撞了,掉出来一个比较厚的本子,红色的,很好看的红色,本大爷虽然知道不太道德,但本大爷对青行灯那种不男不女的家伙无所谓,就翻开看了看。

    事实验证,好奇心真的害死人。

    这什么东西?这张纸特么不是本大爷和茨木那家伙吗!为什么本大爷会被靠手铐,还躺在一张铺满骚气的玫瑰花瓣上面,恶心,这玫瑰真骚。茨木那家伙还抱着我,搞什么鬼?翻了一下,下一张。

  我快瞎了。

   本大爷死也不会亲那家伙好吗!一脸娇羞的不叫酒吞!为什么要倒红酒在我身上啊?很浪费好吗!更何况本大爷很少喝酒,我只喝锐欧啊!红酒腻腻歪歪的。

    等等,妈卖批!! !茨木那混球,他的狗爪往那里放啊!什么东西“挚友,只有你完美的身体,完美的人,才会让吾那么着迷,请让吾带挚友去到极其享受之地吧。”这什么劲爆的话!别摸我屁股!不许舔胸口啊!舌吻就算了,唾液啊唾液!本大爷的胸也没那么大!

   。。。。。:I心好痛。

本大爷还挺帅的。

   翻一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隔!!!!!!!是大天狗那个性冷淡和荒川那个咸鱼!!!!!“从今日起,汝便是吾的大义,吾爱荒川。”  “大天狗.....”玛丽苏绝对玛丽苏,别问本大爷为什么知道玛丽苏。

     “我可爱的半身,你就不能听话点吗?让我乖乖的肏不好吗?”晴明露出牲畜无害的笑容,他就是这样长的纯良的很,尽干猥琐的事,“我说晴明你有病啊!我们长的一模一样好不好,这样你都下得了嘴!你居然还硬的起来 变态!”   “喔,乖一点,不然就肏到你怀孕。”
 
   
 
       黑晴明看到估计会气死,他们俩不是兄弟吗。。。。。。

   
    “鬼使黑,你就不能只看着我一个人吗。” 鬼使白挑起鬼使黑的下巴,边说边扯开自己的黑色领带,“喂!鬼使白你干什么!别摸我的腰!”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我一个人的鬼使黑。”   “放开我,我可是你哥哥,你疯了!”   “我说过,我不承认你是我的哥哥,况且,亵渎哥哥也是我所期望的。”
    

    握草,好刺激。

呸,死基佬们。
   

   “呼。。。”本大爷把本子又放了回去,突然感觉挺爽的,但是茨可忍酒不可忍,这么YY本大爷侵权啊!本大爷明天一定一定要向青行灯问清楚!

作者:吞宝,你能不能别立flag了,阿妈不忍心你插旗,被别人插屁屁。

【第二天】
    “青行灯!给本大爷解释一下,你柜子里面的红色本子是什么鬼!”本大爷把一杯豆浆放在青行灯面前,“哈?酒吞你一大早发什么酒疯,你是不是豆浆喝多了,脑子抽抽了。”青行灯把豆浆盖子打开,呡了一口说,“也许你的好胸就是喝豆浆喝出来的呢,挺和我口味的。”把手摸了摸酒吞骚气的胸前。
       “好了,所以说到底你要干嘛。”   “你那本《无敌世界史册×BL少女进化史×论班里基佬太多怎么破×强受是宝贝》这本书怎么回事。”   “哦,你说我的语文书啊,你要看不借你啊,汇聚了多个学霸的精华呢。”    “你就睁眼说瞎话吧。”   “其实是这样的,我呢,最近和腐书网签约了一部短篇小说,正愁着不知道主角叫什么呢。”   “嗯,然后呢。”    “你们就很光荣的成为了我笔下的主角们,开不开心,惊不惊喜,幸不幸福,兴不兴奋,惊不惊讶。”    “哇!我好开心,好惊喜,好幸福,好兴奋,好惊讶哦,科科。”
    

    酒吞再次见到那本小说已经是三个月后了。
“青行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学校小卖铺,文学社出得一系列什么《总裁狠狠爱》,《ABO之带茨球跑》,《冰山校草爱上我》,《病娇的囚禁挚爱》,《我的亿万娇夫》,《穿越之时空之爱》,《重生之重新遇见你》,《刚好遇见你》,《踏破江山,血屠姑苏》,《男主的上班族》,《洞庭湖之恋Ⅰ》,《西湖之恋Ⅱ》,《巢湖之恋Ⅲ》,《桃花恋Ⅰ》,《樱花恋Ⅱ》,《烟雾之恋》,《地府之恋》这一堆破小说的主角为什么是本大爷和茨木那混蛋,月白和黑羽,大天狗和荒川。”    “还有安倍老师呢,三个月前不是解释过了吗,而且我出书了,你们不支持我啊。”   “不。。。不是,我和一目连,荒川去买饮料的时候看到的,荒川当时眼珠子一翻气晕了,当场就躺地上了,还好一目连看着呢。”
   
     
“。。。。现在在哪呢?”

“一目连已经送去医院了。”

“我。。。。稿费给他垫医药费吧。”

ーーー男孩子的宿舍ーーー
    “哎,咸鱼你还好吧。”酒吞将一瓶冷水放在躺在床上的荒川的脸上,“不太好,血压一时上上去了,暂时下不来。”荒川理了理自己骚气的长发,“当时我真的是气到不得了,王老吉的  瓶子都捏爆了,跟青行灯讲,我就算吃八斤大蒜,用鼻子吃啊,我也不会喜欢上大天狗那个性冷淡的,我又不蠢,我喜欢的是妹子,OK?”     “得了吧,你就睁眼说瞎话吧,别以为本大爷不知道,大天狗他对你有意思,而且,你不也挺喜欢他吗。”    “那这么说,你对茨木那小子不也有意思?”      “我要是对他有意思,我就买九十九朵玫瑰,毕业那天向他表白,以后他随便日,我跟你讲。”    “哦—————————隔。”   荒川把冷水往门口一扔,“大天狗你给我滚!别偷来我们宿舍!”我往门口一看,发现地上放着宵夜,估计是刚刚大天狗放过来的。
    

     搞的本大爷有点饿了,“哎,大天狗送来的宵夜哎,学生会长的特殊待遇啊。”    “切,就仗着自己是学生会长,天天让纪检部的抓我们班。”   “呵,谁叫大天狗,月白,茨木都是A班的呢,而且还是学生会的,你就说狗不狗,他们肮脏的友谊。”   “你有脸吗。”    “我们是不是兄弟了。”   “是。”
    
     “我一目连回来了。” 只见一目连提着一个碗
“喏,刚刚茨木看到我叫我给你的。”   “扔了吧。”本大爷其实一点也不想吃,看着吃着夜宵的荒川这么说,“。。。那我扔了。”  “嗯。”
      
       “等等!别扔!”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好次。”  “切,还不是舍不得。”    “一目连你是不是要打架哦。”   “我好心帮你拿呢,对了,刚刚大天狗我看他满脸通红的拿着手机,好像是录了什么音,你们刚刚干什么了。”     “刚刚咸鱼立flag,说如果自己喜欢上大天狗,他就用鼻子吃大蒜。”   “这么说刚刚大天狗是不是刚巧听到了啊 ”
 
“不会的啦。”   “是啊,怎么会呢。”

。。。。。。。。。
然后本大爷和咸鱼从三楼跑到了六楼。

“喂!大天狗。”荒川直接把门撞开,但是只有茨木一个人。
 
“哦,挚友,你怎么来了!”只见茨木推开凳子,摘下了眼镜,“怎么满天大汉的。”茨木gay里gay气的给本大爷抽两张纸擦了擦汗,“别,别靠那么近啊!笨蛋!”其实那么暧昧的动作本大爷都不好意思了。

“啧,死基佬。”   “你好意思说我吗。”   “好意思。”   “呸,本大爷就搞基了怎么着。”   “吾就看不爽你们这样gay里gay气的!”  “你跟大天狗就不gay里gay气了啊 !”

“怎么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荒川身后传来,大天狗刚从浴室出来,“喂,大天狗,你刚刚来我们宿舍是不是偷听了什么。”   “没有,只是想看看你而已。”大天狗眼中的宠溺几乎快把荒川淹死了,“滚。。。滚开!”荒川满脸通红,但也却没有推开大天狗拦着他的腰。
  
————女孩子宿舍————
“阿灯,《愚昧与觉悟》写的怎么样了啊?”阎魔肤着火山泥面膜对坐在凳子前穿着睡衣的青行灯说,“快完结了。”   “这次主角是骨科还是挚友组,还是动物组啊?”   “都不是,这次是安倍老师的骨科,白晴明和黑晴明,副cp是小鹿男和一目连,小鹿男是攻哦。”   “这次刺激了,小鹿男知道不得羞死。”   “其实这孩子挺可爱的,哎呀,十点半了,不写了。”   “赶紧睡吧。”   “晚安。”   “晚安。”

————男孩子一方————
“喂,傻子们,小声点,黑晴明要来了。”

“今天怎么那么早来查房?”

“谁知道哦,握草,白晴明也来了。”

“安静,省得像上次一样,黑晴明教我们打麻将还被抓了。”

“还记了过,现在都还没解除。”

“嘘——————。”

“去厕所,别在这解决。”

“屁咧!”

“兔崽子,你们怎么还不睡觉。”——黑晴明

“。。。。。。看着你”——黑羽

“。。。。。。太幸福”——酒吞

“。。。。。。所以我们”——一目连

“。。。。。。睡不着”——荒川

“那行,来,陪我打麻。。。”

“咱们还是睡觉吧。”×4

——————————————————————————

总体来说,这就是平安京高中的概况,青行灯写小说把她的好兄弟全卖了:D
之后就是撮合几位cp啦x
对方都有好感为前提。

再说一遍“谁出茨宝,谁是狗。”
求评论小心心❤❤❤❤
我是个很好勾搭的人,来啊,快活啊。

 

  

  

‖老夫老妻的日常之一‖
影帝狗x歌手茨    
短短的几句话,就是他们的爱。
并没有全部ssr。
再说一句“谁出茨宝谁是狗”

狗茨夫妇的甜蜜日常,今天的茨木宝贝也不肯承认大天狗是他丈夫,大天狗表示老婆要钱就要给,不给还是男人吗?

我需要你们的评论♡♡♡♡♡♡
没有灵感是最绝望的嘤嘤嘤嘤嘤嘤嘤

【阴阳师】犯罪

私设AU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成年人狗x大约十岁的茨宝

如果可以?往下看
————————————————


“爸爸!你看!刚刚放学回来的路上,一个阿姨送给我的。”茨木刚回到家脱下鞋,就把书包里一朵鲜艳的玫瑰花递给了喝咖啡看报纸的大天狗,虽然玫瑰花的下茎部分已经折断了,流出了一点点液体在茨木的小手上,但完全不妨碍大天狗眼中的小天使依旧那么美丽。



大天狗放下报纸,抱起茨木放在自己的腿上,“嗯,谢谢你,我很喜欢。”大天狗接过玫瑰花,亲了一下茨木的额头,但也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茨木却好像不太乐意,摘下大天狗的金丝框眼镜,活脱脱从一个禁欲系男子变成了一个衣冠禽兽,“爸爸摘下眼镜最好看啦。”茨木露出一个天使一样的微笑,捧住大天狗白嫩好看的脸。



“啾~!”茨木一个大大的吻贴在大天狗的脸上,“这个是父亲节的吻哦,老师说父亲节要向父亲表达爱意,所以我才想亲亲爸爸。”茨木是个天真的孩子,就算老师说要表达爱意,却绝没说一定要亲吻才行啊,大天狗想着摇了摇头,自家可爱的孩子以后被骗走怎么办。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这里。”   “啾~”   茨木也算是把大天狗的一张脸快亲完了,但始终没有亲嘴唇,大天狗却有丝丝不乐意,“为什么不亲爸爸的嘴。”   “。。。因为,因为。。。。。”茨木躲开大天狗的视线,本以为亲亲大天狗的脸,他就会满意了,“因为同学说如果和别人亲亲和抱抱就会怀宝宝啊。”茨木眨了眨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让大天狗也不好说什么,大天狗又露出那种让人无力招架的笑容。

“好吧,你不能怀上别人的孩子,但是你愿意怀上爸爸的孩子吗?”  大天狗揉了揉茨木的小脑袋,按进自己的怀中。

“但是我是爸爸的宝贝啊。”茨木挣脱开大天狗的怀抱,大天狗西装上的扣子压倒自己的脸了,很不舒服,“爸爸,压倒了,不舒服。”
“你喜欢爸爸吗?”   “当然喜欢啦,我也喜欢挚友,喜欢阿灯,喜欢连连,喜欢水懶,喜欢辉辉,喜欢好多好多人!茨木都喜欢!”  

大天狗讨厌这个回答。

“茨木,爸爸错了,不应该是喜欢,你爱爸爸,但是对别人是喜欢。”    “是这样吗?”    “对,喜欢和爱不同。”    “嗯,那好吧,我爱爸爸,喜欢挚友,喜欢辉辉,喜欢阿灯,喜欢连连,最爱爸爸!”   “嗯,这才对。”大天狗很想表扬一下茨木,毕竟茨木是这个家的宝贝。

“爸爸,为什么,你上次和茨木亲亲要伸舌头,舔茨木的嘴巴啊。”   “嗯。。。因为爸爸爱茨木啊,爸爸是世界上最爱茨木的人了,所以茨木也只能爱爸爸一个人,知道了吗。”大天狗一步一步的深入这个孩子,最后把他禁锢在身边那里也去不了,就一直一直在自己的身边,那里也不去。

【晚上。】

月色朦胧,天色渐渐暗下来,而大天狗和茨木吃完晚饭,茨木去洗澡,本应该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的人,却在大天狗的房间中出现,“爸爸,我来了。”茨木应了大天狗的要求穿个超短的四角内裤和量身定做的短式浴袍,什么叫短式浴袍,其实在茨木眼中就和背心没什么区别,但在大天狗眼中就不一样了,简直就是诱惑,还未长开的腿,不算很长,但是很白嫩,白白嫩嫩的才是小孩子嘛,这就足以让大天狗为他神魂颠倒了。

“躺在床上。”

似宠溺般粗糙的吻印在额头上,随即流转到嘴唇,辗转反复吸吮,让茨木因为喝热牛奶变红的嘴唇变得更加诱人,躁动不安的下身,让大天狗感觉糟糕透了。

“真是糟糕,本想今天就到这里的,你明天还要上学,但是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下身传来的酥麻感,下身的人传来的不成熟信息,任由人胡作非为,甜腻的触感,这种畜生的行为美名其曰为理智的神经崩裂。

“爸爸?为什么要脱我衣服?”
“为什么要亲我?”
“唔。。爸。。爸爸,喘不过气。”
“唔,这里好难受,好痒,唔啊,轻点。”

垂眸遮掩一切情绪,曾经的冷静和淡然不复存在于蓝色眼眸,唯独欲望独显出光芒,极致的快感,带有露骨的诱惑,以及侵犯自己血脉至亲背德的快感无一让大天狗感到兴奋。

“不受控制了呢。”

少年一声又一声的低吟,青涩又动听因无法忍受冲撞而一次又一次的更为妩媚,大天狗眯着眼睛看着身下的人裸露的身体和绯色的脸颊。

“茨木,夜色很长呢。”

‖‖‖‖‖‖‖END‖‖‖‖‖‖‖

【土下座】对不起OOC了,我想表达出那种茨木年幼不懂事,喜欢大天狗,却不明白大天狗所作所为的那种感觉,所以到后面没有什么语言描述,并不R18。

感谢看完。





100fo点梗

这是个老习惯了吧x这次终于100fo了虽然没什么好骄傲的
一下cp拱点梗(´ ˘ `)♡
阴阳师:1.狗茨   2.狗茨    3.狗茨   4.荒目荒     5.关于一目连所以cp

黑塔利亚:1.耀菊    2.all菊   3.黯葵   4.英米  5.露普

梦百:都可以

冰上的尤里:只有尤勇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ฅ*)

【阴阳师】我的老婆一拳就能弄死我

一夜情的狗子和耿直的茨木小可爱
和一堆ssr神(凑)助(热)攻(闹)的追妻之路
hhhhhhhhhhh我自己都受不了了腻腻歪歪的

【阴阳师】我们这一家(1)

#不喜误入,真的,希望大家不喜欢就不要看了,我也觉得不咋地#
#狗茨为主cp之一#
#骚包内心吐槽连#
#私设大如山OOC#
#岳父大人,我喜欢你弟弟#

我弟弟不会那么轻松给你。

      我是一目连,芳龄二十八,家里有两个不省心的白痴弟弟,还有大家子人,我们是被收养的,被一个叫做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人收养了,住在一栋很大的日式房子里,没有上下层,一排排的房间拉开门就可以看的到。
     

      晴明和博雅住在一起,我们叫晴明叫做阿爸,但从不叫博雅叫阿妈,不为什么,我和晴明,博雅,妖狐,大天狗,酒吞,茨木,青行灯,小鹿男,判官,荒川几个男的负责在外工作养家糊口,毕竟家里那么多人,总让晴明和博雅赚钱也不好意思,更何况小孩子也很多,姑姑,莹草,桃花,樱花,觉,椒图这几个女孩子有些是边上学边照顾一下孩子,我们很尊敬姑姑这个养大我们的女人,很多孩子都是亲兄弟一类的,但是我们也是很亲的亲人,我们是一个十分温馨的大大大大大大大家庭。

    “连连。”姑姑拿着几件过冬穿的衣服递给我,“怎么了吗,姑姑。”我放下手中的工作,看向姑姑,“马上要冬天了,这几件衣服你拿去给你弟弟茨木和小鹿去。”   “这还没到冬天呢,姑姑,给了他们两个,也会不穿的。”一目连的衣服一年到头也就穿着那万年不变的和服,姑姑看着也不舒服,“连连,我也给你弄了件衣服,穿上。”姑姑顺手扔了件粉色的大棉袄给我,“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粉红色吗,这件红绿色的是茨木的,还有这个红大棉裤都是茨木的,今年一定要他好好穿着,还有这个黄绿色的毛衣是给小鹿的,这条棉裤是姑姑特意去平安京菜市场买回来的,特别适合小鹿,真可爱,姑姑去做年夜饭了,记得让他们俩穿上。”
“好吧姑姑,我尽力。”我也很无奈啊,我还能怎么办,茨木和小鹿很不听我这个哥哥的话,小时候的小可爱呢?
      

我的小可爱,哥哥的小可爱。
     

茨木和小鹿。

嘿嘿嘿。
    

     “不要啦。” 茨木推开我递给他的衣服,“不行!必须穿,看看你现在穿的跟个什么一样,在家穿着个大裤衩和短袖,当这是大夏天啊,快点穿上。”我当时也挺生气,茨木这孩子越长大越不听话,“穿着,不然着凉了,大天狗那家伙一边说什么喜欢你,又不管管你,所以我才不同意你们在一起。”我边啰嗦茨木边给他套上大棉袄,“哥,你怎么越来越啰嗦啊。”   “我想吗!真的是,现在孩子啊,长大了就不听哥哥的话了,都说长兄为父,看看你们这群兔崽子。”我真的很无奈,一边别人的追求,一边是心智仿佛未成年的弟弟们,“唔,爸爸。”  “别叫我爸,我没那么丑的儿子。”   “嘤嘤嘤QAQ狗子。。。”我转过头就看到了站在茨木门口的大天狗,大天狗接过我手中的衣服,“岳父。”
  
??????????
 谁给你的胆子叫我岳父?谁允许你叫我岳父的?
 
“闭嘴,我不是你岳父 ,而且我没同意弟弟和你在一起,茨木那孩子还那么小。”我摸了摸茨木柔顺的白发,我平时也算个温柔,受女生欢迎的人,怎么就一提到弟弟的终身大事就火爆了呢。
 
 
镇定,镇定,身为长辈绝对不可以在后辈面前发出我的意大利加农炮巴拉拉能量朵蜜力量阿姆斯特朗回旋踢奥特曼宇宙力量外加二突子的突突。

“大天狗,衣服你帮我让茨木穿上。”  

“哦,好的,爹。”

“你!!”我觉得我气得粉发都要变银发了。

“哥!你别这样了。”

“你个兔崽子,你哥哥我一目连要不是为了照顾你和小鹿,我至于二十八岁还单身吗,我都快奔三了,我也想找老婆找媳妇,有个孩子啊。”
我感觉自己委屈极了,弟弟胳膊肘往外拐就算了,家里的猪还被另一家猪给拱了。

“荒川不是追了你很久吗,哥。”

“我不是要看着你们出嫁吗。”

“不用啊,你嫁出去就好了。”

“啧,臭小子,你哥哥我可不是gay哦。”

“那我问你般若,青行灯,妖刀姬,荒川,莹草那孩子,那么多选择,赶紧嫁出去吧。”茨木表示好委屈,自己嫁不出去,哥哥就不能嫁 ,全部的锅都在自己身上,【 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bu)】

大天狗看着茨木丰富的表情,笑了笑,“小笨蛋,来坐下我来帮你把衣服穿上,别再反抗你哥哥了,乖。”  “好吧。。”茨木嘟嘟嘴,拽着大天狗的衣角,看着我。

“人生大事不可耽误,茨木,哥哥只希望你幸福就可以了。”我端正了我的态度,“哥哥有必要和你谈谈了,晚上八点来我房里,不许和大天狗单独在外面鬼混,更不允许和他一起把酒问青天,上次的那个谎话我已经消化了。”有时候也受不了他们俩这对小情侣,自己也不是多管闲事,而是大天狗比茨木小了五岁,怕就怕不能很好的照顾他。

这是自己不能够阻止的,他们俩个相爱。

“真是头疼。”我揉揉太阳穴,来到厨房,“一目连哥哥,你来厨房干嘛啊,已经要开始做饭了哦。”是莹草,“嗯,我来看看有没有我需要帮忙的。”  “嗯嗯,谢谢一目连哥哥啦,哥哥工作一天了也很幸苦了,还是去客厅好好休息休息吧♡。”莹草真的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除了那几次我因为她把学校几个学长打到哭爹喊娘,尿裤子我被叫去学校见校长,她真的是个温柔的孩子。

“一目连哥哥。”

“怎么了吗,莹草。”

“我喜欢你哦。”

“额,我也是啊。”

“我是想上你的那种喜欢:)。”

有点可怕,现在的小女孩。

我也放弃和莹草对话了,来到了客厅,青行灯和妖刀姬坐在旁边一块的沙发上,大天狗和茨木坐在另一个沙发上占着一大片,茨木没有穿大棉袄但是很乖的换上了比较厚的睡衣,毕竟在家谁不穿睡衣啊,就算是女的也不例外,大不了像三尾狐和青行灯那种穿性感浴袍呗。

“呦,哥,过来过来坐啊。”茨木强行挤出来一点点位置,让我坐过去,“算了,那么一点位置,就算我瘦,我也坐不下。”我选择和对面唯一一个坐着的一位男性坐,是酒吞。

“酒吞,我坐在这,可以吗?”   “嗯,可以。”酒吞看了我一眼,慢悠悠的回答,继续低头看手机,我忍住不去看那边的青行灯和妖刀姬,身后的般若,身旁的荒川,这日子怎么过啊。

“连哥,喝点水吗?”般若穿着依旧破破烂烂的牛仔裤,破破烂烂的小背心,手里拿着他的“特色”玻璃杯,“不用了,谢谢你了般若。”我摇摇手,我早就知道般若这个混小子,对谁都这样,“哎,连哥好过分哦,亏我那么好心。”般若也没说什么,喝了一口玻璃杯里的水,“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那样的笑容,倒是让般若皱起了好看的眉目,“算了,无聊死了。”

总算离开了,般若倒是继续调戏其他的女孩子,松了一口气。

“来来来,吃饭了。”姑姑从厨房里端出一道道菜,美味至极,散发着浓浓的香气,尤其是那道真·剁椒鱼头红辣辣的气味闻着就呛鼻,【海坊主表示自己有点委屈x】还有一道椒图做的辣椒扇贝,看起来就超级辣,“wow!!!姑姑好棒!”蝴蝶精第一个就跑过去帮忙剩下我们几个大人慢悠悠的走过去,“快点!死孩崽子,这几个孩子都等不及了。”    “是是是,老太婆,啰嗦死了。” 酒吞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挚友!我要和你坐在一起!”   “不要。”
“唉......挚友。”   “和我坐在一起。”大天狗胳膊一捞,把往酒吞那边蹭的茨木拽了过来,“安静点吃饭,笨蛋。”    “知道啦........切。”

“哥哥,来吃点鱼。”小鹿乖巧的给我夹了一块鱼肉,“嗯嗯,谢谢小鹿。”  不愧是我的弟弟,那么可爱,那么温柔,“小鹿真乖。”揉了揉小鹿柔顺的长发,”   “对啊,哥哥,那里像你旁边那个人,我最乖了。”我清晰的看见小鹿对我旁边的一个庞然大物笑了笑,是的,没错,是荒川。
 

“真是对不起啊,吾一点也不关心你哥哥。”

“那里,那里,不用你关心,哥哥有我就好了,交给别人,我还不放心呢。”

“呵呵,吾可是会很好的照顾你哥哥的。”

“我不放心,我哥哥和我可是至亲,别人不能比的。”

荒川和小鹿一人一句讽刺,毫不示弱,感觉小鹿和荒川的筷子几乎掰断了,“你们慢慢吵,连,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听故事?”一只白净的手突然摸上我的脸,我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好......好啊。”其实我是拒绝听青行灯的故事的,毕竟她的故事曾经把小时候的小鹿和茨木吓到喊天喊地,喊爹喊哥。

“你要怎么谢我。”  青行灯把我拉出客厅后站在空无一人的后庭,“啊,哦,谢谢了。” 我还有点懵,“就这样?”  青行灯无语的扶额,“拜托,我可不是好心帮你的哦。”   青行灯是个很美的女人估计男人都会心动一下。

但我貌似是GAY吧。

“那我下次去你一直很喜欢的一家餐厅吃饭吧。”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青行灯应该会开心,但貌似她并不开心。

“哈?一目连你开玩笑吗?就请我去吃饭而已?”

“不然呢?你要我陪你去干嘛。”

“嗯........这样吧,我后天有个相亲,陪我去吧。”

“???我去???”

“嗯,后天,拜托你了,我不太喜欢那个男人。”

青行灯突然走近我,手又摸上我的脸,“啾。”
的一声亲上我的额头,“后天拜托你了。”   “哦。。。”我傻呆呆的回答,青行灯转身就离开了。

“乖宝宝们,姐姐给你们讲故事!”

我却没看见柱子后面拿着扇子扇风的晴明,脸蛋红红的茨木和死抱住他的大天狗,脸黑的般若,脸紫的荒川,脸绿的小鹿,微笑的莹草妹妹。

“沃日啊。”x5

真TM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TBC————————

OOC我的锅【土下座x】
看着大过年的,看看能不能出个连连小哥哥,我相信产粮玄学,真的。
                            ————来着一个非酋的怨念
微笑面对第二天的R卡们。
阿妈来了!